一园青菜成了精

【刀剑乱舞】震惊!难道婶婶是这样的人?!

源于买了手办以后和基友的看起来很污的讨论,但其实并没有什么。

ooc有,嘛,就是个欢乐向的,大家随便看看吧,本来想写一期婶,但并没有多少一期婶的内容,有空的话我会码一篇一期婶的后续(大概吧)

初次发文,不喜欢请轻喷~正文开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的审神者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往常这个时候,审神者总是会在樱花树下的躺椅上小睡一会儿,醒了再安排本丸出阵内番等各项事宜。但是今天的审神者却没有午睡,而是坐在躺椅上,焦急地看着手机,嘴里念叨着:“终于要来了”之类的话。只是这点倒也没什么,或许是今天审神者不太累吧,或许审神者网上买的新衣服到了,难免有些兴奋吧。因此起初,本丸的刀剑们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主上,您的快件到了。”当值的近侍一期一振将快件递给审神者,审神者接过箱子惊叹了一声:“这么大啊!”便抱着箱子准备回房间,但又好像想到什么一般,回头看向一期一振:“一期,你到我房间来一下,我有事要拜托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上。” 一期一振应了一声,随后便同审神者一起去了房间里。过了一会儿,审神者独自从房间里出来并摇响了召集铃。

    “大家集合!下面我来宣布今天的出阵,远征以及内番人员!”

“第一部队:物吉真宗,鲶尾藤四郎,骨喰藤四郎,堀川国广,秋田藤四郎,浦岛虎彻,队长是物吉,出阵三条大桥。”

“第二部队:岩融,鸣狐,加州清光,大和守安定,压切长谷部,山姥切国广,队长岩融,去远E1征”

“第三部队:药研藤四郎,秋田藤四郎,乱藤四郎,五虎退,前田藤四郎,平野藤四郎,队长药研,去E3远征”

“第四部队:日本号,鹤丸国永,莺丸,江雪左文字,烛台切光忠,大俱利伽罗,去E2远征”

“最后是内番,马当番:笑面青江,龟甲贞宗。畑当番:信浓藤四郎,包丁藤四郎。手合:御手杵,蜻蛉切。今天的安排就是这样,大家赶快出发吧!”

安排好了当番,聚集起来的刀剑男士陆陆续续准备出去阵远征内番,没被安排到的刀也去做自己的事情了。

“龟甲君,你不觉得主上有点奇怪吗?平时都是让近侍宣布出阵安排,今天却把一期君叫进房间自己宣布,还那么早就宣布了。”

“主人难道终于要对一期君下手了?今天主人拿了快递以后说太♂大♂了,难道主人她……啊!主人为什么不叫我呢!不管有多大,我都可以的!”

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喜欢一期一振,这是公开的秘密,一期一振也是喜欢审神者的,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审神者一直没有表达过自己的心意,虽然众刀一直劝一期一振主动出手,但一期一振认为这样会使审神者困扰,因此也一直没有行动。

“这怎么可能呢,主上那么一本正经,我平时讲个黄段子她都会脸红啊!虽然她喜欢一期一振,但也不会这么直接啊!”

“龟甲!青江!在那嘀咕啥呢,还不快去喂马?!”

“啊,主人我们这就去,说起来一期君呢?他不是今天的近侍吗”

“一期?!”审神者似乎没料到他们会突然问这个,愣了一下,:“一期啊……我叫他去现世买东西了。行了,别偷懒了,快去喂马吧!”审神者说完,转身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“主上果然不对劲啊!难道主上真的买了那种很♂大♂的东西吗?龟甲君,现在不是喂马的时候!我们应该观察一下啊!马不喂也没关系,反正内番+0主上都习惯了,不会怪我们的。”

于是,两把刀偷偷躲在门边观察了起来。只听见审神者的房间里传来犀犀索索的塑料声,不一会又听见审神者说:“原来里面是这个构造,终于可以玩了!”然后房间里便没有声音了。正在两把刀疑惑之时,审神者又开口了:“诶,这怎么插不进去呢?”此言一出,在门外偷听的两把刀瞬间沸腾了。

“主上都不做一些前期准备吗?直接就上?而且一期君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?”

“难道主人在玩捆绑play,噤声play?这种事情明明是我比较擅长,主人为什么不找我呢?!啊!主人!请捆绑我吧!”

这时,房间里又传来了一段滴滴滴的声音,审神者似乎是在打电话。

“喂,阿染啊,我买的东西到了,可是有点问题啊,不知道是不是一期后面的洞太小了,这完全插不进去啊!嗯?稍微用点力?我已经很用力了!再大力我怕后面的洞给我搞坏了!什么?你买的爷爷的,就正好能插进去?那为什么我不行,难道真的是一期后面的洞太小了?拍张照给你看看?可以啊,你等会儿。”对话暂时中断了。

“拍照?主人居然玩这种play吗!好重口!”       

“龟甲君现在先别兴奋了,先继续听吧!”

房间里又传来了审神者的声音:“哎,你说没问题,跟你买的爷爷的一样啊?那为什么我的插不进去啊?嗯,打磨一下?那还是算了吧,我手笨,我怕打磨一下把棱角给磨没了,到时候就不能用了。你说润滑一下?我试试,让我抹点油上去,诶?居然可以了!插进去了!哦哦!立起来了!谢啦!阿染,我自己再玩一会儿,拜拜!”  

然后房间里又没有声音了。房间外的两把刃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真是看不出来啊!主上竟是这样的人!是带棱角的?带棱角的是什么样的啊?”

“啊,我也想要主人和我玩这样的play啊!”

“青江殿下,龟甲殿下,你们两个在主上房间门口做什么?是有要禀报主上吗?”来人是一期一振,手上还拿着一个箱子:“我正好也有事要禀报主上,要一同进去吗?”

“一期君?!你怎么会在外面?”

“主上吩咐我去现世取一件东西,我刚刚回来。”

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一期君不是……”

“一期君,你过来,我们有事和你说。”

两把刃把一期一振拉到一边,并将刚才听到的告知了一期一振。

“青江殿下,龟甲殿下,请收起你们那些奇怪的思想,主上是一位保守的女性,怎会做这种事,而且我也并不在主上的房间里。”

“是啊,一期君明明在这里,难道主人房间里的是另一把一期一振?主上这是要玩什么play啊”

“龟甲殿下!”

“一期君,你不要生气,别拔刀啊!我们的确听到主人说了这些话啊,一期君你听到主人说出‘不知道是不是一期后面的洞太小了,这完全插不进去啊!’这样的发言,就一点也不在意吗?”

一期一振相信性格保守的审神者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但是审神者的话的确令人在意。于是三把刀再次来到了审神者房间门口。然而过了很久,里面都没有声音。

“主上,我回来了,您要的东西我拿来了”

“啊,是一期啊,进来吧!”

一期一振打开门,龟甲和青江也一起跟了进来。

“青江?龟甲?你们俩不喂马在这干嘛?”

青江和龟甲迅速扫视了一下审神者的房间,然房间里一切正常,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没有。

“难道是在内间?”

“要做这种事的确要在内间吧?”

审神者的房间有内外两间,外间用于会客办公,内间则是休息睡觉的地方,不管怎么看刚才的事发生在内间的可能性都更高些。

“什么内间外间?你们两个不去喂马在我房间里东张西望做什么?有事就快说!”

青江和龟甲互相看了一眼,把刚才的事说了出来,其实青江原本只想说是路过偶尔听到了一下,但不知道为什么龟甲却把刚才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,包括两人的刚才的对话以及猜测,青江看到审神者的脸色随着龟甲的话语变得越来越难看,内心暗叫不好,这次审神者是真的生气了。

“捆绑play是吧,噤声play是吧?很好很好,你们想的还真是绘声绘色!”审神者板着脸,又转向了一期:“一期!你不会也这么觉得吧?!我对你,不,我对一期一振二号机进行了捆绑play?”

“主上您别生气,我相信您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,我只是有些在意‘一期一振后面的洞太小’这句话呢。”

听到一期一振的话语,审神者的脸刷的一下红了,连忙辩解道:“不不不!这是误会!不是你想的那样啊!啊!怎么会这样啊!好吧,那就告诉你吧。”审神者又看向龟甲青江两刃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诶,算了,你们也一起听吧,省得再脑补出不得了的事情来。”

审神者转身走入内间,过了一会儿拿着一样东西出来了,众刃仔细一看,审神者手上拿的是一个小小的一期一振粘土人偶。

“这是时之政府制作的刀剑男士粘土人,平时你们去万物应该也看到过,前两天我在网上定了一个,我说一期一振后面的洞太小是指这个粘土人背后插支架的洞太小了,支架插不进去啊!毕竟是大头娃娃,没有支架立不起来的!你们听到的打磨啊,润滑啊,都是为了这个啊!一期,你把手上的盒子拆开,这里面就是放粘土人的防尘盒。真是的,像我这样根正苗红的好青年,怎么会做……怎么会做这种事啊!”

“我就说嘛,平时我说个黄段子都会脸红的主上怎么会做这种事!龟甲君你怎么可以这样想主上!”

“主人!都是我的错,请惩罚我!”

“你们两个,别想糊弄过去,你们刚才说‘马不喂也没关系,反正内番+0主上都习惯了,不会怪我们的’是什么意思!你们平时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内番的吗?行,从今天开始你们俩做马当番一个月,敢+0就补两天!立即执行!”

就这样,这场闹剧结束了,本丸又恢复了平静,可喜可贺可喜可贺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结束啦!我看看有没有空写个后续,发个糖,不过最近是没空啦,远征那里看不懂日文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就用了地图代号,不过那里也不是重要的剧情啦,谢谢各位观看,比心!


评论(11)

热度(90)